戏剧(一直忘了贴过来)

其实Michal Brezina第一次见到Jeffrey Buttle并不是在迎新晚会上,但当很多事都变成往事时,他印象里的那个少年总是那天的那套装束。浓墨重彩的红与黑,布料却轻飘飘的,适不适合台上正在演绎的某东方大国最后一位帝王的身份放在一边——反正西方人心中的东方本就千奇百怪没有什么不可能——很适合演员倒是真的。
Michal倒没有文艺腔地在心里抒情,什么开阔而细腻恢宏而精致之类的,只是单纯看到美人心情大好,觉得心血来潮参加这个本该一年前参加的迎新晚会真是来对了。
有的人天生就散发某种气场,于是他坐的位置很好,谢幕时主演的灿烂笑容就扑面而来了,Michal恍惚有种被雷电击中了的错觉,就是怎么端详这笑容怎么眼熟,然后突然想起:啊,这不是暑假每天给我们家送牛奶的小哥么?
正所谓人靠衣服马靠鞍。

Jeffrey Buttle作为戏剧社“笑容最具亲和力”“冉冉升起的新星”“JEFF最帅了!”“最迷人的大嘴”等种种头衔的持有人,当仁不让地承担起了这一年的纳新任务,他毫不吝啬地向每一位路人绽放笑容,很多纯路过的学生就忍不住加入了围观的行列。
挤进拥挤的人群是件困难的事,但还是那句话,有的人天生就散发某种气场,围观的人群自动闪开一条路这种事Jeffrey也是第一次见,好奇地打量了下面前的摩西,黑衬衣很规矩地系到第一个扣子,文质彬彬的样子,就是套在外面的白马甲显得穿衣风格有些另类……但Jeffrey并没这么想,他想的是“这样还能看出腰来这位同学身材真好啊”以及“怎么看也不像摩西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对方一说要报名参加戏剧社他就把别的全忘了,热情地拿过申请表让新人填写,同时作为学长亲切地介绍学校里的各种小店,讲到第七个时新同学把表填好了,递过来时声调有些迟疑地说:“呃,前辈,其实我大二了。”
这大概是Jeffrey Buttle和Michal Brezina的第一次对话。

这次纳新时的乌龙事件之后两人才知道原来是一级,但Michal依然前辈前辈地称呼着,Jeffrey开始觉得很不好意思,后来也就习惯了。Michal自我介绍时说自己是看了Buttle前辈的表演才决定参加戏剧社的,眼神真挚语气诚恳。Jeffrey很感动,等对方坐下后拍着他肩膀说别那么客气了叫我Jeff吧,笑容颇有些晃眼,Michal就低了头,低声说好的Jeff前辈。
Michal毫不掩饰自己对Jeffrey的仰慕之情,总是表示自己要向前辈学习,演技风格向Jeffrey靠拢不说,连去唱K都要挑Jeffrey常唱的歌,熟人们纷纷表示只要别审美水平也向Jeffrey靠拢就好,当然这句话的意思,当时的他还完全不懂。
戏剧社所有人都很喜欢这个态度谦逊又认真的新人,虽然庆功会上他时不时有些霸气外露的嫌疑,大家也都默认为是错觉了。很快他就成了戏剧社的新台柱,Michal Brezina和Jeffrey Buttle站在一起总是十分养眼,姑娘们发挥无穷的想象力为他们起了各种宣传语,“帝国双璧”“光与暗”“我是你的倒影”“双生最萌了”,当中也许混进了奇怪的东西但当事人完全没放在心上。


开心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寒假,Jeffrey又开始了打各种零工的生活,很遗憾这并非像某些姑娘所想象中的他是某国王子体验生活的桥段,而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生利用假期赚些零花钱的随处可见的日常。
不过当送牛奶到某处大房子时,平淡的日常出现了第一个小高潮。

“Jeff前辈!果然是你!”
“诶……Michal!”
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动。

虽然手头还有很多没配送出去的牛奶,Jeffrey还是被Michal坚持请进了屋,后者手一挥,就有高大的男子站出来表示这活儿他包了。
Jeffrey看得瞠目结舌,回过头来赞叹:“你表哥对你真好。”
“……不提这个,在我家吃晚饭吧。”
“我今天想回宿舍,明天社里还要排练。”
“没关系,我也要去,叫司机送咱们一起去。”
Jeffrey想了想点头说好,他笑得很开心,Michal就又被晃了下眼。

男人坐一起吃饭就要喝酒,时不时被晃眼Michal就比平时多喝了几杯,虽然是冬天屋子里却很暖和,酒酣耳热了平时系得规规矩矩的上衣扣子就解开了好几颗,露出里面金灿灿的粗链子。
如果是一个审美正常的人的话,这种时候大概会吐槽——起码在心里——你那是什么暴发户品味的装饰品啊跟狗链似的,进而会联想到诶他不会是哪个社团的少主吧从而心生警惕。
好在Jeffrey的审美并不正常,于是他很兴奋地凑上前去表示你这条项链我从没见过,Michal想把链子摘下来给他看,但被对方近在身前的气息搞得浑身僵硬。
感觉凡是被Jeffrey碰到的地方都像点了把火,Michal迷迷糊糊地想其实Jeffrey前辈也喝醉了吧?这是他当天晚上最后的清晰意识,因为Jeffrey亲了他这样的记忆肯定是幻觉吧?
之后就陷入了混乱。

转天早上醒来第一眼看到Jeffrey的睡脸时Michal觉得自己依然在做梦,他猛地坐起来,吵醒了对方。
Jeffrey微笑:“早。”
“……早。我……”我没对你做什么吧?或者你没对我做什么吧?这样的疑问无从开口,因为Jeffrey也坐起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了Michal一个吻。
对方带着十万伏特电力的笑容说“我喜欢你”,你还问什么呢?这种时候只要回答“我也喜欢你”就足够了。

今天的排练比平时更加热火朝天,大家都感慨不愧是假期,Jeffrey不用说还是一如既往地面带微笑,就连Michal的笑容也比平时亲切很多,大概是心情很好吧?
休息时有人突然发现Michal的衬衣很像Jeffrey的一件,大家纷纷嘲笑他已经仰慕“前辈”仰慕到走火入魔的地步了,连穿衣风格都要COPY。至于两位当事人悄悄红了的耳朵,没有人多想。


(这个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一般游戏在HE的动画后总要有段附送剧情,当然更主要的是扣题的鲫鱼还没出现,再送上一个小场景。)

后来Michal也去了Jeffrey家里,刚烤好的手制饼干香甜可口,草莓酸奶也很好喝,Michal一口气喝了半杯,看得Jeffrey笑了。
“你又弄得嘴角都是了。”
Michal舔舔嘴角。
“不是这边,是另一边。”这么说着,就凑上来舔了舔。
Michal调整了下角度,把这个动作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吻。
互相拥抱着。

这场真实的戏剧就定格在这里。

花滑小段子X3

eat leave sun tease ice
在离开这个广场前他们买了两个大大的冰激凌,一个香草一个草莓
电眼在啃了几口自己的草莓冰激凌后,看着对面小心翼翼不让融化得很快的冰激凌落地的克里斯,突然感觉很可爱,如他先前曾上百次地觉得一样
恶作剧般地亲吻下对方瞬间僵硬,但旋即放松,一如舌尖所感触到的已化为温暖的冰凉,香草+草莓,十分甜蜜
金发映着夏日的光芒
阳光灿烂


kiss,feel,cut,made,tea
他们曾经有过短暂而错误的接吻,那不过是少年时回头之际错身而过的一次尴尬,但多年后即使不愿想起也隐隐记得当时的感觉,猛烈得直入心扉
所有官方的非官方的一切都把他们当做相爱相杀的经典CP,但事实是彼此拥有的只有些早已一刀两断的过去,回忆又有什么用呢?
但又无法不想,借着那些幼稚的指责,仿佛对方所做过的一切都是如此十恶不赦
随着年华老去,曾经锋利的学会日益平和,曾经骄傲的学会放低姿态
只有时间最伟大
来中国商演时普鲁申科作为“曾经来过的人”请同胞喝茶,中国茶的香味氤氲着,浓郁而淡然
已经到了被问“你们如果同场竞技”的时代了
亚古丁和普鲁申科不约而同地一起笑起来,就像他们曾经共同纵身而起,空气里响起四周跳后清脆的落冰声
什么时候真的一起打场乒乓球吧?他说
而他回答:好


日光 睫毛 惊愕 凌乱 暗示
少年时代……
亚古丁热衷于逗弄那个安静的金发少年,因为对方大部分情况下都不给反应,这让他产生逆反的情绪,就像越是禁欲的人你就越想看到他气息凌乱一样
在这种幼稚的戏弄所引发的怒气值积累到阈值的时候,被推到墙角近乎调戏的少年终于忍无可忍,不假思索地咬上了对方
那是一个吻
在惊愕中,亚古丁第一次发现对方的睫毛很好看
很快反应过来的少年慌忙推开他,他没有反抗,看着对方走出门去
冬天的日光照在那家伙的金发上,温暖中带着寒意
像是对他们未来的某种暗示这样的想法,他并不曾有过

【旧文】【3U3】期间限定

这是我第一次被一个CP刺激得写甜文
虽然在后来SK的对比下显得没那么甜了


技安做好事会觉得他特别好,小静做坏事会觉得她特别坏,杉田智和不出现在生日会上,中村悠一会觉得特别寂寞……
个头啊!累了一天实在提不起精神收拾礼物的中村如是想。

互相庆祝生日几年来似乎已经成了惯例,在对方打来电话拼命道歉的时候要说一点都没有郁闷的心情那是说谎,可是为了给自己庆祝生日耽误工作却是自己更不想看到的。在业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每一份工作都倍加珍惜,而对方虽然成名较早,这份珍惜工作的心情却是和自己毫无二致的。
于是在朋友们的热情下度过了一个很快乐的生日,可回到家里一个人独处了,却还是忍不住有种隐隐的寂寞感。
理解和接受,毕竟是两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看到来电显示的中村不易察觉地微微笑着。
“喂~”
“悠一啊,你回家了么?东西整理好了再睡觉哦,特别是吃的东西一定要先放冰箱……”
“你是谁啊?”嘴角的笑意加重,心情好了起来。
“诶???诶?!悠一你喝醉了么?不对啊你是不喝酒的……不行我要过去,悠一你给我开门。”
“所以说你是谁……开门……你现在在哪?”不详的预感。
“在你家楼下。”回答很干脆,不带一丝反省。
这个笨蛋……“你等着!”恶狠狠地抛下这句话后去开门,此时的中村悠一相信自己很气愤,至于同时也很高兴的心情,打死他也不会承认的。

门后的杉田依然笑容灿烂得欠扁,“呦,生日快乐~”
中村努力阴着脸让对方进来,尽力无视那家伙手上提着的疑似蛋糕的可疑物体,并近乎绝望地发现其实自己对着这家伙永远做不到真正生气。
“原来你没事啊,早知道我就不上来了。”后半句的自言自语也还是被中村听到了。
“那你提着这蛋糕干什么?在别人的生日自己带回家吃么?”
“本来想放你家门口的……”声音越来越小的杉田怎么看怎么像一只哀怨的大型犬。
冷静,要冷静,跟笨蛋是没什么常识可讲的。“好吧,那你送来了,可以走了。”
“诶?!悠一,其实……那个……”
认命般地叹了口气,“好啦,错过终电了吧?今天就住下吧。喂,事先声明只准住一天哦。”

但明显TENSION一下子高了起来的杉田根本无视了后半句看似冷淡的话,边自动开始收拾东西边兴高采烈地自顾自聊了起来:“其实呢,我在楼下时想,这次真的可以COS一下自己的角色了呢。”
他用那种温柔而略带忧郁的语气背起台词来:“这个时间应该睡了吧?我可不是跟踪狂,只是工作结束了顺便过来看看。”
接着马上又回复到愉快的情绪:“要是会抽烟的话就更像了呢,不过真山那家伙,完全是个笨蛋啊。”
差点就在错过终电的状况下四处游荡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是笨蛋啊?不过此时的中村已经无力吐槽了,就那么看着对方把房间收拾好,再把蛋糕珍而重之地摆在桌子上。
不是吧……“我已经吃饱了。”
“就再吃一块儿,一小块儿,这是那家店的新品,很好吃的。”让人怀疑是不是被作品中的甜食控附身了的杉田表情诚恳而正直,眼中闪烁着让人不忍拒绝的光。
不不不,不忍拒绝什么的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恩,今天太累了所以产生了幻觉,睡一觉就好了吧~这么想着的中村却还是拿起了蛋糕。
这一定是期间限定的温柔。

的确很好吃,虽然回给对方期待的眼神的是一句“没有肉好吃”,但不由自主又拿起一块的举动却还是出卖了自己。
杉田快乐的眼神转为矛盾,“悠一你不能吃太多啊,安元桑知道的话会骂我的。”
“切”,深知自己情况的中村依依不舍地放下蛋糕,“我只是安慰你而已。”
“我去放起来,明天一起吃吧~”
谁要跟你一起吃啊你这个怎么吃都吃不胖的混蛋,但是不知怎的今天就是开不了拒绝的口。
在繁华落幕后突袭的寂寞总是来得特别猛烈,不,与其说是猛烈不如说是固执,就那么一丝一缕,却纠缠不休。
跟某个家伙还真像……
看着对方轻车熟路拿枕头的中村想起前辈们半开玩笑地开解感到寂寞的自己“你不是有杉田么?”,露出了苦笑。

关上灯后的寂静中彼此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二月的天气还很寒冷,另一侧传来的体温令人贪恋。
于是就伸手抱住了对方,很温暖很舒服的大抱枕发出“悠一?”的惊疑不解,“嘘,你不觉得很冷吗?”
迟疑一下后,对方给予的拥抱就是答案。

在二月的某一个寒冷的夜里,小动物一样地彼此拥抱着取暖。
期间限定的任性罢了。
不过期间限定,也有这个期间内的幸福。




下面是两篇小脑补剧场

继续阅读

【旧文】【逆转】断章

砰!“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御剑怜侍就在这样的悲鸣声中惊醒,如15年来每一个夜。
汗透中衣
看看放在枕边的手表,才只五点十五。不愿起身而又睡意全无,御剑就这样望着天花板,脑子里想着今天上庭要解决的案子,窗外日光渐亮。

御剑怜侍,天才检事,不败的完美神话狩魔豪的弟子,司法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对这一切御剑嗤之以鼻,他知道那些尊敬羡慕嫉妒谄媚背后是怎样的议论纷纷,甚至放到台面上来报道的也不乏其人,刚成为检察官不久他就在报纸上很显眼的地方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对魔鬼检察官,黑暗的疑惑》,捏造证据,操控证言,掩盖事实……这才是光鲜的背后真实的他。
为了有罪的判决,什么手段都使得出的男人,报道的最后这样评论。
身为检察官,我们不知道罪犯有没有罪,那么检察官能做的就只有努力证明他们的罪行,这是御剑一直以来的坚持,看着这样的评论,他只想笑。
那天出门的时候他将报纸扔进垃圾桶
脸上没有笑容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每一个日后被称为“冷酷无情的男人”的检察官也不是一天长成这样的,虽然我们不知道狩魔豪检察官的人生曾经有过什么样的曾经过往,但是我们看得清御剑怜侍的曾几何时。
曾几何时,御剑的理想是成为父亲那样伟大的律师
曾几何时,御剑说着“我要成为孤独的人们的同伴”
曾几何时,御剑谈及父亲的时候眼中都会闪烁着孩子般天真的光芒,这个评语是御剑最好的朋友下的,虽然这个“最好的朋友”完全是某人自封的。
顺便说一句,以上的曾几何时统统可以替换成9岁时,所以这个评语从某种意义上说,完全是废话……

不择手段的魔鬼检察官偶尔想起那个正直而满心梦想的少年,恍如隔世。这个偶尔,往往会在他接到一封署名成步堂龙一的字迹绝对算不上好看但勉强还算工整的信时突如其来地跳出来。
记忆的闸门被打开,往事如此鲜活。那个四年级的夏天,阳光灿烂得刺眼。

御剑怜侍小同学没什么朋友,这孩子比较拽又比较酷,虽然女生看着他会星星眼直闪,但同时也很不幸地成为了男生的公敌,虽然我们都相信他绝对是无心的而且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女生心目中“王子”的身份。
直到那次班级审判后,那个被他救了的刺猬头单细胞少年自动粘了上来,毫不犹豫地表示自己是御剑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那是什么啊?9岁的御剑看着这个已经被他定性为傻瓜的存在,很无奈。
明明钱是矢张偷的,成步堂却因为他很仗义地替自己说了话而和他成了好朋友,这让御剑有点郁闷,你这家伙口中的朋友,是不是有点廉价啊?于是御剑略带坏心地没有告诉成步堂真相背后的真相:不知道那家伙最后得知真相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御剑,你笑什么呢?”某单细胞少年这样问道,没有得到回答。
未来会成长为别扭青年一名的小小少年,此时死也不会承认自己是想成为“唯一的朋友”的。

于是三个人亲密起来,以成步堂龙一这个热血强化系为中心,度过了一段非常快乐的时光,在四年级的那个夏天。
直到12月28日,DL6号事件发生了。
15年的梦魇。

父亲死后,御剑转学了,从此变得极端憎恨罪恶的他不再把成为律师当作自己的梦想,转而将“把每一个罪犯绳之以法”作为生存的目标。
“为了脱罪,犯人什么谎都会撒的。”御剑怜侍对此深信不疑。
他的履历越来越光辉,眼神越来越阴暗,24岁的年轻人在无人时眉头总是不自觉地皱着的。
如果有一位非弗洛伊德系的心理学家对检察官异于常人的工作热情和表现出的痛苦进行分析,也许会得出他是在自虐的结论。

那一声枪响和那一声哀鸣在每一个夜缠绕着御剑,呼吸困难,眼前一片黑暗,就像又一次回到那个密闭的空间。
为什么无论让多少犯人得到有罪的判决也无法心安呢?
心理学家会说:你真正想处决的犯人,是你自己。

其实对于这个因为憎恨罪恶到极致而不择手段的自己,御剑怜侍是厌恶的,特别是内心深处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是在拿犯人们替自己顶罪,虽然只是潜意识,但那种对自己的反感却在意识层面上也表露无疑。
光鲜表面下的自己,内心已经肮脏了吧。

这样的自己,是不配有朋友的,潜意识里这样想着。
自己是不需要什么朋友的,骄傲的检察官骄傲地向自我宣布。
我们都知道这个人有多么别扭。

于是他不去联系以前的朋友,特别是那个刺猬头粗神经总是笑得阳光般灿烂的善良少年,啊,当然现在应该叫青年了。
对方倒是经常写信来,御剑一封也没有看,只是全放在了一起。
那叠信,码在一起,很整齐。

时钟一点点指向了八点,优雅的检察官优雅地穿衣洗漱吃早餐,出门去上班。

同事们在聊天,东家长西家短,御剑检察官一句也没听。
“知道吗?昨天亚内检察官输了,对手是第一次上庭的新手律师。”
“是吗是吗?”
“………………”
一片骚动中御剑不以为意,这位从小就很拽又很酷的青年继续拽而酷着,压根不觉得打败亚内检察官那样的大叔有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
我们清秀的美青年,仿佛从来没想过自己总有一天也会成为大叔的……
“那个律师的名字好象挺奇怪的。”
再怪也怪不过“原来如此”君和“果然”君吧,御剑神游天外,任那个很怪的名字飘于风中,没入耳更没入心。

到后来,听说那个新手律师是绫里千寻的弟子,御剑才稍微有点上心,那位目前还不是很有名的年轻女律师是为数不多的给我们骄傲的检察官留下印象的律师之一。
御剑怜侍是讨厌律师的,他认为正是由于律师,父亲才死得不明不白,但是同时幼时父亲的身影实在是高大,对父亲的职业和自己过去的梦想他又实在没法发自心底地厌恶。
PARADOX

既然是那个绫里的弟子,也许还是有点斤两的吧。御剑这么想着,不过丝毫没有打听对方姓名的欲望:律师和检察官早晚一定会对上的,到时再看看也不晚。
御剑怜侍毕竟不是狩魔豪,后者是绝对不会去费心琢磨律师的表现的。

何况他有别的事要烦恼,虽然他本人坚持不承认他有烦恼。
大半年过去了,成步堂一封信也没有写来,御剑很奇怪,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他坐在办公桌前发呆,手里下意识地握紧成步堂最后一次写来的信,在打开与不打开间挣扎徘徊。
这时有人敲门,像直接敲在了御剑检察官的心上。
他放下信,把下一个案子的卷宗拿进来放在桌子上,却没有看。

“你也只能坚持到这里了吧,好几年来还真是辛苦了。”
潜意识说:我从此再也不必有什么期待了吧。
意识坚决不承认自己有过任何期待。

御剑闭上眼睛,再睁开时一片清明。他拿起收得很整齐的信,用橡皮筋重新扎好,和已经不会再翻阅的陈年卷宗锁在一起。
还有四年级的夏天、曾几何时的梦想、自封的人生最好的朋友、那么快乐的曾经过往。
24岁的御剑怜侍向9岁的御剑怜侍道了一声永别。
意识和潜意识一起哀悼其实早已结束的少年时代和——
向那个刺猬头粗神经总是笑得阳光般灿烂的善良少年成步堂龙一道别


御剑检察官站得笔直,背对着桌上的卷宗。而在那里,辩护律师那一栏里,成步堂龙一几个字写得分明。
这个小故事的最后画面就定格在这里。


窗外,阳光从厚厚的云层里透了出来。






附当年玩游戏时的记录
一(超长,成御对话基本录入,好佩服当年的自己……)

复苏
自我介绍

allthepast

Author:allthepast
博爱者
NINO本命利达苏担团
除A团等特殊情况外,2D高于3D主义者
找工作……
被3U3闪光弹严重伤眼
间歇萌花滑ING,师兄最高~
50周目纪念国、LUCKY DOG、图书室、蔷薇、LB
苦等酒2……头也行!
新宋、成田良悟、全职
成岛小姐、渚小姐~
fox^^一生推><
期待ARAFES DVD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