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逆转】断章

砰!“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御剑怜侍就在这样的悲鸣声中惊醒,如15年来每一个夜。
汗透中衣
看看放在枕边的手表,才只五点十五。不愿起身而又睡意全无,御剑就这样望着天花板,脑子里想着今天上庭要解决的案子,窗外日光渐亮。

御剑怜侍,天才检事,不败的完美神话狩魔豪的弟子,司法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对这一切御剑嗤之以鼻,他知道那些尊敬羡慕嫉妒谄媚背后是怎样的议论纷纷,甚至放到台面上来报道的也不乏其人,刚成为检察官不久他就在报纸上很显眼的地方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对魔鬼检察官,黑暗的疑惑》,捏造证据,操控证言,掩盖事实……这才是光鲜的背后真实的他。
为了有罪的判决,什么手段都使得出的男人,报道的最后这样评论。
身为检察官,我们不知道罪犯有没有罪,那么检察官能做的就只有努力证明他们的罪行,这是御剑一直以来的坚持,看着这样的评论,他只想笑。
那天出门的时候他将报纸扔进垃圾桶
脸上没有笑容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每一个日后被称为“冷酷无情的男人”的检察官也不是一天长成这样的,虽然我们不知道狩魔豪检察官的人生曾经有过什么样的曾经过往,但是我们看得清御剑怜侍的曾几何时。
曾几何时,御剑的理想是成为父亲那样伟大的律师
曾几何时,御剑说着“我要成为孤独的人们的同伴”
曾几何时,御剑谈及父亲的时候眼中都会闪烁着孩子般天真的光芒,这个评语是御剑最好的朋友下的,虽然这个“最好的朋友”完全是某人自封的。
顺便说一句,以上的曾几何时统统可以替换成9岁时,所以这个评语从某种意义上说,完全是废话……

不择手段的魔鬼检察官偶尔想起那个正直而满心梦想的少年,恍如隔世。这个偶尔,往往会在他接到一封署名成步堂龙一的字迹绝对算不上好看但勉强还算工整的信时突如其来地跳出来。
记忆的闸门被打开,往事如此鲜活。那个四年级的夏天,阳光灿烂得刺眼。

御剑怜侍小同学没什么朋友,这孩子比较拽又比较酷,虽然女生看着他会星星眼直闪,但同时也很不幸地成为了男生的公敌,虽然我们都相信他绝对是无心的而且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女生心目中“王子”的身份。
直到那次班级审判后,那个被他救了的刺猬头单细胞少年自动粘了上来,毫不犹豫地表示自己是御剑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那是什么啊?9岁的御剑看着这个已经被他定性为傻瓜的存在,很无奈。
明明钱是矢张偷的,成步堂却因为他很仗义地替自己说了话而和他成了好朋友,这让御剑有点郁闷,你这家伙口中的朋友,是不是有点廉价啊?于是御剑略带坏心地没有告诉成步堂真相背后的真相:不知道那家伙最后得知真相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御剑,你笑什么呢?”某单细胞少年这样问道,没有得到回答。
未来会成长为别扭青年一名的小小少年,此时死也不会承认自己是想成为“唯一的朋友”的。

于是三个人亲密起来,以成步堂龙一这个热血强化系为中心,度过了一段非常快乐的时光,在四年级的那个夏天。
直到12月28日,DL6号事件发生了。
15年的梦魇。

父亲死后,御剑转学了,从此变得极端憎恨罪恶的他不再把成为律师当作自己的梦想,转而将“把每一个罪犯绳之以法”作为生存的目标。
“为了脱罪,犯人什么谎都会撒的。”御剑怜侍对此深信不疑。
他的履历越来越光辉,眼神越来越阴暗,24岁的年轻人在无人时眉头总是不自觉地皱着的。
如果有一位非弗洛伊德系的心理学家对检察官异于常人的工作热情和表现出的痛苦进行分析,也许会得出他是在自虐的结论。

那一声枪响和那一声哀鸣在每一个夜缠绕着御剑,呼吸困难,眼前一片黑暗,就像又一次回到那个密闭的空间。
为什么无论让多少犯人得到有罪的判决也无法心安呢?
心理学家会说:你真正想处决的犯人,是你自己。

其实对于这个因为憎恨罪恶到极致而不择手段的自己,御剑怜侍是厌恶的,特别是内心深处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是在拿犯人们替自己顶罪,虽然只是潜意识,但那种对自己的反感却在意识层面上也表露无疑。
光鲜表面下的自己,内心已经肮脏了吧。

这样的自己,是不配有朋友的,潜意识里这样想着。
自己是不需要什么朋友的,骄傲的检察官骄傲地向自我宣布。
我们都知道这个人有多么别扭。

于是他不去联系以前的朋友,特别是那个刺猬头粗神经总是笑得阳光般灿烂的善良少年,啊,当然现在应该叫青年了。
对方倒是经常写信来,御剑一封也没有看,只是全放在了一起。
那叠信,码在一起,很整齐。

时钟一点点指向了八点,优雅的检察官优雅地穿衣洗漱吃早餐,出门去上班。

同事们在聊天,东家长西家短,御剑检察官一句也没听。
“知道吗?昨天亚内检察官输了,对手是第一次上庭的新手律师。”
“是吗是吗?”
“………………”
一片骚动中御剑不以为意,这位从小就很拽又很酷的青年继续拽而酷着,压根不觉得打败亚内检察官那样的大叔有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
我们清秀的美青年,仿佛从来没想过自己总有一天也会成为大叔的……
“那个律师的名字好象挺奇怪的。”
再怪也怪不过“原来如此”君和“果然”君吧,御剑神游天外,任那个很怪的名字飘于风中,没入耳更没入心。

到后来,听说那个新手律师是绫里千寻的弟子,御剑才稍微有点上心,那位目前还不是很有名的年轻女律师是为数不多的给我们骄傲的检察官留下印象的律师之一。
御剑怜侍是讨厌律师的,他认为正是由于律师,父亲才死得不明不白,但是同时幼时父亲的身影实在是高大,对父亲的职业和自己过去的梦想他又实在没法发自心底地厌恶。
PARADOX

既然是那个绫里的弟子,也许还是有点斤两的吧。御剑这么想着,不过丝毫没有打听对方姓名的欲望:律师和检察官早晚一定会对上的,到时再看看也不晚。
御剑怜侍毕竟不是狩魔豪,后者是绝对不会去费心琢磨律师的表现的。

何况他有别的事要烦恼,虽然他本人坚持不承认他有烦恼。
大半年过去了,成步堂一封信也没有写来,御剑很奇怪,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他坐在办公桌前发呆,手里下意识地握紧成步堂最后一次写来的信,在打开与不打开间挣扎徘徊。
这时有人敲门,像直接敲在了御剑检察官的心上。
他放下信,把下一个案子的卷宗拿进来放在桌子上,却没有看。

“你也只能坚持到这里了吧,好几年来还真是辛苦了。”
潜意识说:我从此再也不必有什么期待了吧。
意识坚决不承认自己有过任何期待。

御剑闭上眼睛,再睁开时一片清明。他拿起收得很整齐的信,用橡皮筋重新扎好,和已经不会再翻阅的陈年卷宗锁在一起。
还有四年级的夏天、曾几何时的梦想、自封的人生最好的朋友、那么快乐的曾经过往。
24岁的御剑怜侍向9岁的御剑怜侍道了一声永别。
意识和潜意识一起哀悼其实早已结束的少年时代和——
向那个刺猬头粗神经总是笑得阳光般灿烂的善良少年成步堂龙一道别


御剑检察官站得笔直,背对着桌上的卷宗。而在那里,辩护律师那一栏里,成步堂龙一几个字写得分明。
这个小故事的最后画面就定格在这里。


窗外,阳光从厚厚的云层里透了出来。






附当年玩游戏时的记录
一(超长,成御对话基本录入,好佩服当年的自己……)

复苏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allthepast

Author:allthepast
博爱者
NINO本命利达苏担团
除A团等特殊情况外,2D高于3D主义者
找工作……
被3U3闪光弹严重伤眼
间歇萌花滑ING,师兄最高~
50周目纪念国、LUCKY DOG、图书室、蔷薇、LB
苦等酒2……头也行!
新宋、成田良悟、全职
成岛小姐、渚小姐~
fox^^一生推><
期待ARAFES DVD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