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国的爱丽丝开篇

心之国开篇的大意概括:

含剧透

目前进展60%,大概……
“知道么?游戏是有规则的。”在梦中有个声音这样说,“你必须要参加游戏,这也是规则。那么,游戏开始。”
睁开双眼,看到的是日常的景色,姐姐在旁边读书,优雅美丽,是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人,爱丽丝这样想道。
爱丽丝讲起梦中的话语,她就抱歉地说:“游戏?最近一直在看书,没顾上和你玩,对不起。”虽然爱丽丝表示没关系,姐姐还是认为梦是愿望的表征(姐姐喜欢读心理学的书,佛洛依德什么的)
爱丽丝问姐姐现在在读什么书,姐姐说是个女孩子在不思议国的历险故事,爱丽丝对书的内容进行了一系列吐槽,这里略去
爱丽丝家有三个孩子,姐姐是温柔又漂亮的人,在母亲去世后,父亲彻底地崩溃了,对孩子不上心,作为代替双亲照顾妹妹的人,姐姐是母亲一样的存在。
爱丽丝在姐姐面前总是扮演着乖孩子,姐姐担心家庭教师离开后去了新学校的她受同学欺负。实际上爱丽丝并不是那种沉默以对默默忍受的贵族小姐,在学校里开始的确有人找她的麻烦(因为学校平民居多,有钱人家的孩子去了是被孤立的),但是她以牙还牙,被欺负了就加倍欺负回去,时间长了反而不再被孤立,交到了朋友。
姐姐离开去拿扑克,说要和爱丽丝一起玩。天气很好,爱丽丝在庭院里打起了瞌睡,却看到一只穿着衣服拿着怀表的兔子出现了。爱丽丝想自己一定是太困了出现了幻觉,完全没有好奇地去追它的打算,结果兔子变成了仪表堂堂的青年,带着兔耳……
兔耳青年说你应该来追我,爱丽丝想这一定也是幻觉,完全不理会他,结果兔耳青年就在她家的庭院里变出个大洞,抱着爱丽丝跳了下去

在下落的过程中爱丽丝不停地大骂兔子,兔子说我明明很喜欢你,爱丽丝想这家伙是跟踪狂……她不要和跟踪狂变态兔子一起殉情TT
在相当一段时间的坠落后,他们掉到了一座塔上,兔子青年要爱丽丝喝掉小瓶中的药,爱丽丝坚决不从,于是被强吻灌下了药……(顺说爱丽丝还吐槽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说自己绝对不会产生“他掌控着我的生命”从而对加害者依赖起来的情绪的)
此时时计屋上来了,与白兔进行了一番绝不友好的对话(时计屋意外很毒舌,我走草国塔组线一直以为他是沉默寡言又温柔的人来着),有一段很有意思:
时计屋:无论是城堡里的家伙还是帽子屋家族的家伙还是游园地的家伙,我都不想有瓜葛
白兔:你就是和这个国家的任何人都不想有瓜葛吧
时计屋:是的

时计屋命令白兔和爱丽丝都离开,爱丽丝说想回家,时计屋说“那你就快回去”,发现爱丽丝是余所者时很惊讶,白兔喂的药使得爱丽丝不得不留在这里……
白兔离开了,临走时说她是我心爱的人你不能伤害她云云,还说爱丽丝你一定还会来找我的(宰相先生开场真的很像变态)

爱丽丝追下去,白兔已经不见了,昏迷了的她再醒来已经是夜里了,她惦记着门禁很是着急,时计屋又不告诉她回去的路,急得快哭了(还有一段对话,爱丽丝以为时计屋说“你一个人是回不去的”是想送她回去,结果时计屋很气愤“我干什么要送你”,还说爱丽丝的脑和蚂蚁的脑一样小,果然毒舌……)
看见人家要哭了,时计屋慌了,他对女人的眼泪仿佛很没辙,说“你那么讨厌夜晚么,和帽子屋兴趣不合啊,那喜欢什么时间?”爱丽丝惦记着门禁,说除了晚上什么时候都好。时计屋说“那就改成红心女王喜欢的时间吧,她喜欢红色,所以是傍晚”
然后那个场景我特别喜欢,时计屋手里的扳手变成了手枪,扳机一扣时间就变到了傍晚,夕阳染红天际十分漂亮TT
爱丽丝惊讶地说不出话,时计屋说“傍晚也不行么?那就改成游园地老板喜欢的晴朗白昼吧”,他一边抱怨着连开两枪对耳朵不好一边堵着一只耳朵又开了一枪,时间就变成了白天,时计屋还说“天气我不能控制,这不在我的职务范围内”(太温柔了这个男人TT)

这时爱丽丝终于“明白”了,有个声音也和她这么说着:“这是梦”

PS.虽然爱丽丝认为自己完全是被兔子强行拽来的,时计屋却说如果你没有这个愿望是来不到这里的


知道了这是梦不用害怕以后爱丽丝决定出门转转(我第一个去的帽子屋)
帽子屋门前有一对看似可爱的双胞胎,自称看门人,说“好无聊啊,姐姐陪我们玩吧”挥着斧头走近……被有着橘色头发的三月兔阻止了,虽然他说自己并不是兔子哪里看着像兔子啊自己是狗……三月兔也不是什么和平主义者,不由分说地掏出枪抵着爱丽丝的脖子,说“你是坏家伙吧”
双子和三月兔争夺谁动手时帽子屋出现了,衣着品味诡异,特别是那顶帽子。
帽子屋:不长进的家伙啊,开枪前先好好考虑一下,……我下了什么很难的命令么?
三月兔:考……考虑?!我好好考虑了才开枪的!
帽子屋:为了判断要不要开枪才让你考虑的,每次都开枪的话,考虑不考虑不是都一样了么(话中有深深的无奈)

帽子屋长得和爱丽丝的前男友一模一样,那是她的家庭教师,喜欢上了她的姐姐
三月兔兴致勃勃地聊着晚饭,胡萝卜这个胡萝卜那个,这里的厨师最棒了!
帽子屋:……那真是太好了,不抢你的饭,我吃别的东西。
三月兔:放心吧!会多做你那一份的!
帽子屋:……那么,多做的那份也给你吧。
三月兔:BLOOD……你真是,太温柔了……(TAT)

帽子屋说爱丽丝不是可疑的人,是余所者
他决定开茶会,邀请爱丽丝,说“小姐,今天是你的生日”,虽然动机有拽上爱丽丝分担胡萝卜蛋糕的嫌疑……


然后可以选择加入或去别处,我先选了后者,于是回到了时计塔
时计屋听了爱丽丝的经历后对帽子屋成员做了介绍,那对双子被称为BLOODY TWINS,是很危险的人物;三月兔是脱狱囚,犯过要被监禁一百万个时间带(时间我记不清了……反正不是一百万也很长)的重罪,让人逮捕他的就是时计屋,所以三月兔很恨他;而救了三月兔的是帽子屋,是这些人的BOSS,帽子屋家族是黑手党

ALICE觉得时计屋比刚见到时好,实际是个好人,于是拜托时计屋收留她(会为赞扬的话脸红的时计屋很萌~),于是从此过上了同居生活,屋里只有一张床,不过时计屋经常忙于工作,根本不睡觉……他工作起来很认真,爱丽丝跟他说什么都回答“啊”,其实压根没听见,因为爱丽丝喊他色狼他也回答“啊”
在梦中爱丽丝见到了梦魇,梦魇说这个世界的人都会喜欢上她,当然不会一开始就都喜欢她,但只要相处起来总会喜欢上她。爱丽丝对此完全不相信,因为自己不是什么特别的存在,另外她觉得这是梦,而和梦魇的谈话实际上是自问自答,为自己表现得像个“渴求爱的孩子”一样而感到很羞愧。梦魇说你不是纯白的也不是全黑的,喜欢灰色的你的人也是存在的,喜欢自我厌恶的你的人也是存在的(这是在说迷子骑士吧?),还说爱丽丝会来到这里是他的力量,白兔是这个世界最盼望她的人所以是白兔去迎接的爱丽丝。
爱丽丝说“你是恶魔”,梦魇笑笑说“我是梦魔,比恶魔更可怕。”
“恶魔带人下地狱,梦魔领人入梦境。地狱是无尽头的,梦是有尽头的。”
“你知道梦的尽头是什么么?”
“是的,什么都没有。”
“梦的尽头,就是现实”

(不得不说在梦里的NIGHTMARE很帅气,那股子神秘感颇有点大人物的架势,而且33那时也没有穿越[==],一点吐槽感都没有,虽然还是被眼尖的爱丽丝发现这个人身体很差面色惨白没有血色XD)

醒来的爱丽丝想去四处转转,时计屋也跟她讲了余所者的传说,说是好像很容易被喜欢上,但是不愧是恶口的时计屋,说“你不会真觉得自己是那种容易被人喜欢上的类型吧?”
当然实际上这位大哥只是嘴巴不好,对爱丽丝还是很关心的,不厌其烦地给她讲了这个国家的常识和形势。总之就是天下三分,不再赘述了,唯一想提一句的是游园地老板名字竟然叫MARY啊捶地(GOWLAND:……我要唱歌)


假如在帽子屋接受邀请,就会和BLOOD与ELLIOT一起参加所谓的爱丽丝的生日会的茶会,庭院很大整个建筑更大,爱丽丝以为他们是贵族,却引起了两人的不快。
爱丽丝说这么大的房屋维持起来很花钱吧,帽子屋说你明明是富裕家庭的孩子怎么会这样想,爱丽丝说从哪看出来我家庭富裕的?帽子屋说一个人所受的教育是能表现出来的,三月兔说你有那种家教很好的气味,爱丽丝感到微妙的不爽。
茶会的桌子上摆满了橘色的东西,有种像慕斯又像奶油的甜点,本名的意思是白色的食物,现在自然是橘色了……不过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两人聊起天来是爱丽丝听不懂的话题(其实是在说女王,三月兔说“BLOOD不也说忍不住想血祭了女王”,帽子屋说“那是因为VIVALD是特别的,感觉开了枪也不会死”),爱丽丝说“把客人放着不理可不算好HOST啊”(GJ~),三月兔嘟嚷着“马上就不高兴了,真麻烦啊,不过到是没到想开枪的地步”,然后两人又开始祝并不是今天生日的爱丽丝生日快乐……爱丽丝想明明说过不是生日的==
于是她说:“是完全没听到呢?还是听到了没在意呢?还是听见了的事情一小时都记不住这种程度的脑子不好使呢?哪个?”
这下帽子屋和三月兔都中意她了,觉得她很有趣
(话说如果不是觉得这是梦里爱丽丝一定不会这么说话的)

两人说要送爱丽丝礼物,帽子屋变魔术一样拿出一个大箱子,爱丽丝不得不收下并拆开这两人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的礼物,结果箱子里套箱子……套了很多层,她忍住把箱子扔到一边踩上两脚的冲动拆到了最后,得到了一个沙漏(就是用来改变时间带的那种)
爱丽丝说这是用来监控煮红茶的时间的么?三月兔说你太浪费了,给她示范用法,把时间变到了晚上,并说他们持役者是不能随意改变时间的,这是规则,爱丽丝这个余所者可以随意使用。爱丽丝吐槽说你不是已经违反规则了么,三月兔不在意地说偶尔嘛没关系
此时帽子屋怒了,用拐杖对着三月兔,说:“我最讨厌破坏规矩的家伙。”
三月兔迷茫:“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不是你说的么?”
帽子屋:“那是别人定的规矩,我定的规矩不能打破,即使是你也一样。”
三月兔继续迷茫中:“夜晚不是你最喜欢的时间带么?”
帽子屋:“我是喜欢,但我现在在喝红茶,红茶时间是下午三点,中断红茶时间最讨厌了。”
“即,改变我想喝红茶的时间带罪无可恕,这就是我的规矩。”
爱丽丝:“……大小姐。”(笑死我了这句)
爱丽丝:“不,比起大小姐更像女王。”
帽子屋怒了:“女王……?我哪像女王……”
爱丽丝:“喜怒无常,任性妄为,吾即法律。”
帽子屋:“……你看来不怎么珍惜自己的生命。”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三月兔被“BLOOD是女王”逗得大笑不止,帽子屋的怒意完全转向了他,用拐杖狠狠地捅了对方,然后将受伤的三月兔置之不理,把时间带变回了红茶时间

首先选择和BLOOD谈话
再次坐下之后,ALICE又想起了前男友,然后觉得不会喜欢上BLOOD的,和帽子屋说了后对方反而挺高兴:“觉得不会喜欢上就是现在不喜欢,现在不喜欢就可以将来喜欢,比起一开始就喜欢还是慢慢喜欢上比较有趣。”爱丽丝无语……
三月兔很快恢复过来,欢乐地继续吃他的胡萝卜蛋糕,爱丽丝本来以为他受伤很重的
三月兔:“你真温柔啊,那么点伤死不了人的,BLOOD下手是有分寸的,是吧BLOOD?”眼神KIRAKIRA充满了信任
帽子屋:“恩?恩……是吧,可能是这样的……”
爱丽丝:“你有个好朋友呢。”


爱丽丝说目前只认识时计屋和PETER,两人说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爱丽丝OS:你们也不算什么好人吧……
三月兔邀请爱丽丝在这里住下,帽子屋也同意了,于是三月兔带领爱丽丝去房间,路上爱丽丝告诉他嘴上沾着奶油(多可爱><),三月兔开始期待有胡萝卜奶油的披萨,爱丽丝有种自己会讨厌胡萝卜的预感并理解了帽子屋只喝茶而尽量把目光远离橘色东西的原因
草国中也见过的慵懒的仆人将爱丽丝带到房间,除了他们都带着枪这点以外,爱丽丝很喜欢他们,也喜欢这个地方
再次见到帽子屋时爱丽丝表示了谢意,奇怪大白天BLOOD怎么不去工作,对方说白天很困不想工作,被问到做什么工作时回答自己是黑手党的BOSS,完全不是什么贵族。爱丽丝并没因为这个就害怕帽子屋,她用了敬语,但不是因为对方是黑手党BOSS,而是因为对方是收留自己寄住的主人,为此心存感激(这姑娘多好><)。而BLOOD表示不希望爱丽丝说敬语,这是他的规则,爱丽丝答应了
两个人说要成为朋友,爱丽丝想既然这是梦,那么与长得和前男友一模一样的帽子屋成为普通朋友大概就是这个梦的作用,让自己今后可以以平常心看着对方

然后就和时计屋一样的发展了,梦中遇到NIGHTMARE,醒来打算出门,帽子屋介绍几方势力
只想说下他对白兔的评价:狡猾、破绽很少、阴湿、残忍,是个优秀的男人,很难对付
顺说帽子屋一开始中意爱丽丝,完全是因为她是余所者,很稀奇,有趣,不无聊

返回去描述一下如果在“把时间带变回了红茶时间”之后选择和三月兔说话的情节
爱丽丝很担心吐血的三月兔,说你没事吧我带你找大夫吧,甚至拿出了手帕让他擦血
爱丽丝OS:如果我是男孩子,对方是在哭的女孩子,把手帕递过去说“别用手揉眼睛,用这个擦眼泪吧”,一段恋情就要发生了吧。但是我是女生,对方是在吐血的男生……“别用手抹嘴,用这个擦血吧”,就没有恋情发生的感觉了……
ELLIOT无比感动:“爱丽丝你真是好人!真温柔!那么点小伤就来关心我,还给我手帕……”(KIRAKIRA的目光)
那种目光让爱丽丝想起一个朋友,本来也是讨厌她的人之一,但是从来没做过什么把她东西藏起来之类的事,所以看到对方被男孩子欺负时爱丽丝出手帮助了她,想着人的想法是不会那么简单就改变的,但那姑娘是认准了就一根筋的类型,从此就用这种KIRAKIRA的目光看着她……
三月兔说“我喜欢你!”,然后又慌张解释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那么轻浮的人,是吧BLOOD?”
帽子屋沉浸于红茶中:“奶茶是邪道,原味才是正确的,啊,不过也有适合加奶的茶叶,那就是两码事了。”
三月兔:“我也喜欢BLOOD,最喜欢了!”
帽子屋:“……噗”
于是被呛得咳嗽不止……(爱丽丝OS:把友人打到吐血并无视,呛到活该)
三月兔:“所以说,对你也是这种喜欢,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帽子屋继续咳嗽中……
三月兔:“恩?BLOOD~怎么了?玩什么呢?”
帽子屋:“ELLIO……!你……”他举起手杖,闪着寒光
三月兔:“啊!BLOOD!你为了我把胡萝卜蛋糕都留着了?!根本没吃嘛!”
帽子屋:“……哈?不,我本来对胡萝卜就……”
三月兔:“这么好吃的蛋糕都不碰,忍耐着只吃蛋糕……多么为朋友着想啊,你这个人!最喜欢了!”
帽子屋:“呃……”

(以上,看得笑死了,打字累死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allthepast

Author:allthepast
博爱者
NINO本命利达苏担团
除A团等特殊情况外,2D高于3D主义者
找工作……
被3U3闪光弹严重伤眼
间歇萌花滑ING,师兄最高~
50周目纪念国、LUCKY DOG、图书室、蔷薇、LB
苦等酒2……头也行!
新宋、成田良悟、全职
成岛小姐、渚小姐~
fox^^一生推><
期待ARAFES DVD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