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一直忘了贴过来)

其实Michal Brezina第一次见到Jeffrey Buttle并不是在迎新晚会上,但当很多事都变成往事时,他印象里的那个少年总是那天的那套装束。浓墨重彩的红与黑,布料却轻飘飘的,适不适合台上正在演绎的某东方大国最后一位帝王的身份放在一边——反正西方人心中的东方本就千奇百怪没有什么不可能——很适合演员倒是真的。
Michal倒没有文艺腔地在心里抒情,什么开阔而细腻恢宏而精致之类的,只是单纯看到美人心情大好,觉得心血来潮参加这个本该一年前参加的迎新晚会真是来对了。
有的人天生就散发某种气场,于是他坐的位置很好,谢幕时主演的灿烂笑容就扑面而来了,Michal恍惚有种被雷电击中了的错觉,就是怎么端详这笑容怎么眼熟,然后突然想起:啊,这不是暑假每天给我们家送牛奶的小哥么?
正所谓人靠衣服马靠鞍。

Jeffrey Buttle作为戏剧社“笑容最具亲和力”“冉冉升起的新星”“JEFF最帅了!”“最迷人的大嘴”等种种头衔的持有人,当仁不让地承担起了这一年的纳新任务,他毫不吝啬地向每一位路人绽放笑容,很多纯路过的学生就忍不住加入了围观的行列。
挤进拥挤的人群是件困难的事,但还是那句话,有的人天生就散发某种气场,围观的人群自动闪开一条路这种事Jeffrey也是第一次见,好奇地打量了下面前的摩西,黑衬衣很规矩地系到第一个扣子,文质彬彬的样子,就是套在外面的白马甲显得穿衣风格有些另类……但Jeffrey并没这么想,他想的是“这样还能看出腰来这位同学身材真好啊”以及“怎么看也不像摩西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对方一说要报名参加戏剧社他就把别的全忘了,热情地拿过申请表让新人填写,同时作为学长亲切地介绍学校里的各种小店,讲到第七个时新同学把表填好了,递过来时声调有些迟疑地说:“呃,前辈,其实我大二了。”
这大概是Jeffrey Buttle和Michal Brezina的第一次对话。

这次纳新时的乌龙事件之后两人才知道原来是一级,但Michal依然前辈前辈地称呼着,Jeffrey开始觉得很不好意思,后来也就习惯了。Michal自我介绍时说自己是看了Buttle前辈的表演才决定参加戏剧社的,眼神真挚语气诚恳。Jeffrey很感动,等对方坐下后拍着他肩膀说别那么客气了叫我Jeff吧,笑容颇有些晃眼,Michal就低了头,低声说好的Jeff前辈。
Michal毫不掩饰自己对Jeffrey的仰慕之情,总是表示自己要向前辈学习,演技风格向Jeffrey靠拢不说,连去唱K都要挑Jeffrey常唱的歌,熟人们纷纷表示只要别审美水平也向Jeffrey靠拢就好,当然这句话的意思,当时的他还完全不懂。
戏剧社所有人都很喜欢这个态度谦逊又认真的新人,虽然庆功会上他时不时有些霸气外露的嫌疑,大家也都默认为是错觉了。很快他就成了戏剧社的新台柱,Michal Brezina和Jeffrey Buttle站在一起总是十分养眼,姑娘们发挥无穷的想象力为他们起了各种宣传语,“帝国双璧”“光与暗”“我是你的倒影”“双生最萌了”,当中也许混进了奇怪的东西但当事人完全没放在心上。


开心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寒假,Jeffrey又开始了打各种零工的生活,很遗憾这并非像某些姑娘所想象中的他是某国王子体验生活的桥段,而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生利用假期赚些零花钱的随处可见的日常。
不过当送牛奶到某处大房子时,平淡的日常出现了第一个小高潮。

“Jeff前辈!果然是你!”
“诶……Michal!”
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动。

虽然手头还有很多没配送出去的牛奶,Jeffrey还是被Michal坚持请进了屋,后者手一挥,就有高大的男子站出来表示这活儿他包了。
Jeffrey看得瞠目结舌,回过头来赞叹:“你表哥对你真好。”
“……不提这个,在我家吃晚饭吧。”
“我今天想回宿舍,明天社里还要排练。”
“没关系,我也要去,叫司机送咱们一起去。”
Jeffrey想了想点头说好,他笑得很开心,Michal就又被晃了下眼。

男人坐一起吃饭就要喝酒,时不时被晃眼Michal就比平时多喝了几杯,虽然是冬天屋子里却很暖和,酒酣耳热了平时系得规规矩矩的上衣扣子就解开了好几颗,露出里面金灿灿的粗链子。
如果是一个审美正常的人的话,这种时候大概会吐槽——起码在心里——你那是什么暴发户品味的装饰品啊跟狗链似的,进而会联想到诶他不会是哪个社团的少主吧从而心生警惕。
好在Jeffrey的审美并不正常,于是他很兴奋地凑上前去表示你这条项链我从没见过,Michal想把链子摘下来给他看,但被对方近在身前的气息搞得浑身僵硬。
感觉凡是被Jeffrey碰到的地方都像点了把火,Michal迷迷糊糊地想其实Jeffrey前辈也喝醉了吧?这是他当天晚上最后的清晰意识,因为Jeffrey亲了他这样的记忆肯定是幻觉吧?
之后就陷入了混乱。

转天早上醒来第一眼看到Jeffrey的睡脸时Michal觉得自己依然在做梦,他猛地坐起来,吵醒了对方。
Jeffrey微笑:“早。”
“……早。我……”我没对你做什么吧?或者你没对我做什么吧?这样的疑问无从开口,因为Jeffrey也坐起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了Michal一个吻。
对方带着十万伏特电力的笑容说“我喜欢你”,你还问什么呢?这种时候只要回答“我也喜欢你”就足够了。

今天的排练比平时更加热火朝天,大家都感慨不愧是假期,Jeffrey不用说还是一如既往地面带微笑,就连Michal的笑容也比平时亲切很多,大概是心情很好吧?
休息时有人突然发现Michal的衬衣很像Jeffrey的一件,大家纷纷嘲笑他已经仰慕“前辈”仰慕到走火入魔的地步了,连穿衣风格都要COPY。至于两位当事人悄悄红了的耳朵,没有人多想。


(这个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一般游戏在HE的动画后总要有段附送剧情,当然更主要的是扣题的鲫鱼还没出现,再送上一个小场景。)

后来Michal也去了Jeffrey家里,刚烤好的手制饼干香甜可口,草莓酸奶也很好喝,Michal一口气喝了半杯,看得Jeffrey笑了。
“你又弄得嘴角都是了。”
Michal舔舔嘴角。
“不是这边,是另一边。”这么说着,就凑上来舔了舔。
Michal调整了下角度,把这个动作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吻。
互相拥抱着。

这场真实的戏剧就定格在这里。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allthepast

Author:allthepast
博爱者
NINO本命利达苏担团
除A团等特殊情况外,2D高于3D主义者
找工作……
被3U3闪光弹严重伤眼
间歇萌花滑ING,师兄最高~
50周目纪念国、LUCKY DOG、图书室、蔷薇、LB
苦等酒2……头也行!
新宋、成田良悟、全职
成岛小姐、渚小姐~
fox^^一生推><
期待ARAFES DVD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